西汶藝術網

中華古籍全錄

漢語字典

書法字典

西汶藝術品

會員登錄 | 注冊
紐新優品
西汶藝術網: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

首頁

藝術資料

展覽展訊

畫廊藝館

歷史人物

品茶讀書

中國詩詞

我要提問

藝術圖片

中國黃歷

陸經詩文酬唱及其對宋代文學的貢獻

[作者:劉德清]  [2009/10/9]
【內容提要】

陸經,一作陳經,字子履,自號嵩山老人,祖籍越州,寓居洛陽,北宋中期的政治家、文學家、書法藝術家。此人《宋史》無傳,文集不存。本文探索陸經與時賢名流的詩文酬唱概況,略論其對宋代文學的貢獻。

【關鍵詞】陸經;詩文酬唱;宋代文學

陸經,字子履,自號嵩山老人,祖籍越州(今浙江紹興),寓居洛陽。他活躍在仁宗、英宗、神宗三朝,與歐陽修交往密切,平生備受歐陽修賞識與關愛。他的宦跡、詩文及書法藝術,閃爍在當時文壇名流的卷帙里,歐陽修、梅堯臣、蘇舜欽、范仲淹、王安石、劉敞、余靖、王盕、趙盦、蘇頌、韓維、王令等鴻儒名宦的著述當中,無不留有其詩文酬唱的濃重痕印。然此人《宋史》無傳,文集不存,早已湮沒于歷史的滄海云煙?!端问?#8226;藝文志》著錄其《靜照堂詩》一卷,《文獻通考》卷一九六著錄《祖宗獨斷》一卷,卷二三四又著錄《寓山集》十二卷,皆已亡佚。今《全宋詩》輯錄陸經佚詩六首、殘句二則?!?a href=http://guji.artx.cn/article/11434.html target=_blank>全宋文》輯錄其佚文三篇,均為應用體文字?!?a href=http://guji.artx.cn/article/13758.html target=_blank>全宋詞》則不見其作。本文依托現存宋代文獻,探索陸經與時賢名流的詩文酬唱概況,略論其對宋代文學發展的重要貢獻。

陸經又作陳經,李燾《續資治通鑒長編》(以下簡稱《長編》)卷一三四慶歷元年十二月庚寅紀事附注:“陳經,本姓陸,其母再嫁陳見素,因冒陳姓。見素卒,經服喪既除,乃還本姓。見素,河南人。富弼為作墓志,其子釋眖。見素卒于景祐二年三月?!笨梢婈懡浀摹瓣悺毙?,實為早年假冒繼父姓氏,其使用“陳”姓年限,以繼父忌辰加上守喪期,當迄于景祐四年(1037年)四月。在宋代文獻當中,《歐陽文忠公集》(以下簡稱《歐集》)準確地反映了這一時限。有的文獻兩者混記,時作“陸經”,時作“陳經”,頗令人惑亂。
西汶藝術網[http://www.5982657.live]
天圣八年(1030年),陸經在管城(今河南鄭州)結識歐陽修,后二年,即明道元年(1032年),又自馮翊(今陜西大荔)來洛陽與歐陽修聚會。歐陽修陪陸經共游龍門,并為作《送陳經秀才序》。此文今存《歐集》卷六四,有云:“修為從事,子聰參軍,應之主縣簿,秀才陳生旅游,皆卑且閑者。因相與期于茲夜宿西峰,步月松林間,登山上方,路窮而返。明日,上香山石樓,聽八節灘,晚泛舟,傍山足夷獨猶而下,賦詩飲酒,暮已歸。后三日,陳生告予且西。予方得生,喜與之游也,又遽去,因書其所以游,贈其行?!睔W陽修此行有詩《游龍門分題十五首》(歐集》卷1),陸經亦有記游詩,與下文許多場合的酬唱相同,陸詩早已亡佚,只能以同酬唱者的詩文,來推知陸經的創作。天圣、明道年間,陸經就參與歐陽修等人倡作古文歌詩,他雖然不屬于洛邑文人集團,卻是北宋詩文革新的早期重要成員。

景祐元年(1034年)春,陸經舉張唐卿科進士,同榜及第者有蘇舜欽、趙盦、丁寶臣等人。次年春,出知絳州翼城縣(今屬山西)時,歐陽修在京任館閣???,預修《崇文總目》,分手之際,為撰《送陳子履赴絳州翼城序》。此文載《歐集》卷六四,胡柯誤系于“皇祐二年”,此“皇祐”實為“景祐”之訛。文中有云“予友河南富彥國(弼)常與予語于此,今彥國在絳而子履往焉?!睋端问?#8226;富弼傳》、《宋會要輯稿》選舉三一之三O及《長編》卷一二O景祐四年四月丁未紀事,可知景祐二年富弼“通判絳州”,而據《長編》卷一六七皇祐元年七月壬寅及《干道臨安志》卷三記載,又知皇祐二年富弼知青州,由此可確證歐序作于景祐二年。歐陽修此贈序,回顧與陸經的結交機緣,緬懷“六歲而四見之”的整個歷程,云:“予昔(天圣八年)過鄭,遇子履于管城。其后二歲(明道元年),子履西自馮翊會予于洛陽而去。又明年(明道二年),復來,遂與鄉進士,自河南貢于京師。又明年(景祐元年),予方解官洛陽以來,則子履中甲科,為校書郎,其冬,得翼城于絳。又明年(景祐二年)春,西拜其親于洛而后行?!睆闹幸嗫上胍?,歐陽修步入政壇、文壇之初,在結識尹洙、梅堯臣之前,早已與陸經結為至交。

康定元年(1040年)冬,陸經在京任大理評事,預修《崇文總目》,與歐陽修同事,歐、陸聯句寄贈梅堯臣,其《冬夕小齋聯句寄梅圣俞》詩輯入《歐集》卷五四。梅堯臣《宛陵先生集》卷七有詩《依韻和永叔、子履冬夕小齋聯句見寄》,歐、陸嗣后又有回贈詩,歐陽修詩《依韻和圣俞見寄》今存《歐集》卷五三。慶歷元年(1041年)秋,梅堯臣離京赴湖州監酒稅,歐陽修、陸經為之賦詩送行。歐陽修《圣俞會飲》詩題下附注:“時圣俞赴湖州。一本作《送梅堯臣赴湖州》?!?#40;《歐集》卷1)梅堯臣當時有和詩,題曰《醉中留別永叔、子履》,存《宛陵先生集》卷八。又據魏泰《東軒筆錄》卷一一記載,本年冬,陸經、歐陽修應邀赴晏殊府第飲酒賞雪,歐陽修即席賦《晏太尉西園賀雪歌》(《歐集》卷53),對主人公的安富尊榮、不恤士卒頗吐微詞,結果招惹晏殊不悅。陸經當亦有詩作,內容不得而知。

慶歷五年(1045年)春,陸經陷于蘇舜欽“奏邸之獄”,責授袁州(今江西宜春)別駕。赴任時,與除籍回歸蘇州的蘇舜欽結伴而行,兩人一路吟詠唱和?!短K學士集》卷三《維舟野步呈子履》、卷七《阻風野步有感呈子履》、《答子履》等詩歌,都是南下途中與陸經酬唱之作。其中《維舟野步呈子履》詩云:“系舟大河曲,登步目一縱。逍遙玩物華,所樂與君共。已忘竄逐傷,但喜懷抱空。古人負才業,未必為世用。吾儕性疏拙,擯棄安足痛?”蘇詩所表現的以順處逆、安天樂命的曠達人生觀,當與同行唱和的陸詩內容相類。陸經自蘇州繼續前行時,蘇舜欽又有《送子履》詩(《蘇學士集》卷3)。次年冬天,陸經賦詩寄贈蘇舜欽,《蘇學士集》卷八有蘇氏答詩《寒夜十六韻答子履見寄》。慶歷末年,陸經仍在貶官任所,曾賦詩寄贈王安石。王氏亦有答詩,其《次韻子履遠寄之作》(《臨川先生文集》卷24)云:“飄然逐客出都門,士論應悲玉石焚。高位紛紛誰得志?窮途往往始能文。柴桑今日思元亮,天祿何時召子云?直使聲名傳后世,窮通何必較功勛?”看來陸氏寄詩,自訴窮困潦倒,并為“奏邸之獄”鳴冤叫屈。王安石對朋友的冤屈與窮困深表同情,慰勉并鼓勵陸氏早日洗雪冤案,返抵京師,鑄就千秋英名。

至和元年(1054年)十二月,陸經遇赦返京,官復集賢校理。次年春,陸經與歐陽修等屢有詩歌唱和?!稓W集》卷一二有詩《內直晨出,便赴奉慈齋宮,馬上口占》,題下原注:“一本云《呈子華、子履》?!表n維《南陽集》卷八有《和永叔內直晨出馬上口占》詩,劉敞《公是集》卷二五亦有詩《和宿直晨出遂赴奉慈齋告,寄持國、子履》。至和二年夏,陸經與歐陽修同游城西李園,即興賦詩,《歐集》卷一二有《和陸子履再游城西李園》詩,云:“京師花木類多奇,常恨春歸人不歸。車馬喧喧走塵土,園林處處鎖芳菲。殘紅已落香猶在,羈客多傷涕自揮。我亦悠然無事者,約君聯騎訪郊圻?!痹娙嗽佄锸銘?,高歌春歸人亦歸,感慨人材久埋沒,對老友的坎坷際遇,無疑是一種難得的溫存與撫慰。
西汶藝術網
嘉祐元年(1056年)夏秋之交,梅堯臣返抵京師,陸、歐、梅常在一起相聚吟詠?!锻鹆晗壬肪硭木庞小蛾懽勇囊娺^》詩,云:“劉郎謫去十年歸,長樂鐘聲下太微。屈指故人無曩日,平明騎馬扣吾扉。論情論舊彈冠少,多病多愁飲酒稀。猶喜醉翁時一見,攀炎附熱莫相譏?!泵肥细袊@陸經慶歷五年遭劾竄,至和元年回京師,整整十年困窘潦倒,而自己亦長年落魄失意,可謂同病相憐。值得欣慰的是,歐陽修如今官高位尊,卻榮悴如一,大家常在一起吟詩唱和。當時參與聚會酬唱的,有王盕等人,《華陽集》卷三有《普凈院避暑,呈陸子履學士》詩。后來參與唱和的,還有劉敞、王安石、王安國、楊褒、姚辟、蘇洵、梅摯、韓絳、范鎮、趙盧、王洙、蔡襄、宋敏求、吳奎、王令、江休復、韓維、胡宿、王拱辰、王益柔等多人,皆是當時的政壇明星或文界名流。以歐陽修為中心的此類文酒詩會,在梅堯臣逝世的嘉祐五年前后達到高峰。文壇上的嘉祐詩會,與政壇上的“嘉祐之治”相互輝映,對宋代文學的最終定調惠益匪淺。

嘉祐二年(1057年)八月,陸經任侍御史。同年秋,出判宿州(今安徽宿縣),歐陽修賦《長句送陸子履學士通判宿州》為之送行,詩中有云:“山川搖落百草腓,愛君不改青松枝,念君明當整驂盨。贈以瑤華期早歸,豈惟朋友相追隨,坐使臺閣生光輝?!?#40;《歐集》卷7)梅堯臣《宛陵先生集》卷五四亦有《送陸子履學士通判宿州》詩,有云:“淮境秋傳蟹螯美,郡齋涼愛蟻醅醇。睢南莫久留才子,宣室歸來問鬼神?!睔W梅詩都對陸經的人格與才華給予高度肯定,并對朋友的前程充滿信心,堅信未來的陸氏定是臺閣棟梁之材,定會成為帝王倚重的股肱大臣。在宿州通判任上,時已移家江陰暨陽聚徒講學的王令,亦曾寄詩問候?!稄V陵集》卷一八有詩《寄宿盩陸經子履》。嘉祐五年(1060年),陸經回朝擔任侍御使,居住在京城東園草堂,王盕《華陽集》卷四有兩首《依韻和范景仁內翰、張公舍人留題子履草堂》詩。次年春,右司諫趙盦有詩《次韻陳經侍御史禁中牡丹》,云:“靈根得地占雕欄,禁苑春深奈曉寒。煙葉綠舒成翠幄,露葩紅聳似朱冠?!?#40;《清獻集》卷5)趙盦去年八月召為右司諫,時與陸經同為臺諫官,兩人賦詩吟詠禁中牡丹,詩中“占雕欄”、“耐曉寒”、“似朱冠”的牡丹,儼然蘊含“鐵面御史”的自身形象。

治平元年(1064年),陸經出知蘇州,次年改知潁州(今安徽阜陽),與潁州通判楊褒多有酬唱。歐陽修《聞潁州通判國博與知郡學士唱和頗多,因以奉寄知郡陸經、通判楊褒》詩云:“一自蘇梅閉九泉,始聞東潁播新篇。金尊留客使君醉,玉麈高談別乘賢。十里秋風紅菡萏,一溪春水碧漪漣。政成事簡何為樂?終日吟哦雜管弦?!?#40;《歐集》卷14)詩人將陸、楊潁州唱和與當年梅堯臣、蘇舜欽唱和相提并論,可見歐陽修對陸經詩歌成就的高度評價。治平四年(1067年)三月,歐陽修罷政出知亳州,赴任途中彎道潁州小住,曾會晤知州陸經,并為其所藏仁宗“飛白”作記?!稓W集》卷四O《仁宗御飛白記》有云:“治平四年夏五月,余將赴亳,假道于汝陰,因得閱書于子履之室。而云章爛然,輝映日月,為之正冠肅容,再拜而后敢仰視,蓋仁宗皇帝之御飛白也?!睔W陽修在潁州偶染小疾,陸經贈藥及藥方?!稓W集》卷一五一《答陸經學士經》其三云:“方苦昏乏,忽被手教,兼惠以藥并方,尤荷意愛之厚?!蓖?,陸經將歐陽修十三首“思潁詩”刻于碑碣,以饗潁人?!稓W集》卷四四《續思潁詩序》,詳敘其事始末。歐、陸亦有潁州唱和詩,《歐集》卷一四詩《奉答子履學士見贈之作》,相約日后亳、潁隔州唱和。歐陽修《郡齋書事寄子履》、《答子履學士見寄》、《寄棗人行書贈子履學士》(《歐集》卷14)等詩,均是當年秋末亳州任上的唱和作。直至熙寧三年(1070年),歐陽修知蔡州,猶有詩《奉答子履學士見寄之作》,緬懷當年潁州之行,云:“憶昨初為亳守行,暫休車騎汝陰城。喜君再共樽俎樂,憐我久懷丘壑情。累牘已嘗陳素志,新春應許遂歸耕。老年雖不堪東作,猶得酣歌詠太平?!蓖昃旁?,陸經已離任潁州,仍以歐陽氏十七篇《續思潁詩》刻于石,再饗潁人,歐陽修《續思潁詩序》(《歐集》卷44),詳敘其原委。

熙寧四年(1071年)五月,陸經在朝任館職,同判太常寺。七月初,歐陽修致仕歸抵潁州。年冬,陸經致書問候,歐陽氏有回書,即《歐集》卷一五一書簡《答陸學士經》。次年閏七月,歐陽修病逝潁州,陸氏當有祭文、挽辭,皆亡佚。熙寧八年(1075年),陸經出知河中府(今山西濟寧),熙寧十年(1077年)再任。陸經《宋故樂夫人墓志銘》(《全宋文》卷579),明言元豐元年(1078年)仍在河中知府任。周必大《陸子履嵩山集序》稱陸經“晚遇裕陵(神宗),自集賢修撰守河中,召知審官東西院,方向于用,則已老矣?!?#40;《廬陵周益國文忠公集》卷53)陸經受詔返朝時間,當在元豐元年、二年間。王安石《臨川先生文集》卷三五《河中使君修撰陸公挽辭三首》其三,有云:“主張壽祿無三甲”,哀悼陸經短壽。蔡盪《西清詩話》卷上稱陸經“壽不滿六十,官不至侍從?!睙o名氏《分門古今類事》卷一O《相兆門下》亦載此事,題曰“子履不壽”。據此推知,陸經逝于元豐二年(1079年),時年未足六十。又據王安石《臨川先生文集》卷三五挽辭標題,陸氏當在正式履任審官東西院前,就已亡故。即以此年為陸經逝年,倒溯陸經景祐元年(1034年)進士及第,年僅十六歲,可謂天才早慧。歐陽修《長句送陸子履學士通判宿州》詩云:“子履自少聲名馳”(《歐集》卷7),王安石《河中使君修撰陸公挽辭三首》其一稱譽其“知名實妙年”(《臨川先生文集》卷35),皆非溢美之詞。

陸經的詩文著述,《文獻通考》卷一九六著錄《祖宗獨斷》一卷,并引陳振孫語曰:“皇朝陸經記祖宗獨斷事十事?!痹缫沿??!段墨I通考》卷二三四著錄《寓山集》十二卷,云:“集賢修撰洛陽陸經子履撰?!贝恕对⑸郊酚址Q《嵩山集》,周必大《廬陵周益國文忠公集》卷五三《陸子履嵩山集序》云:“公諱經,字子履,洛陽人,故以‘嵩山老人’名其集?!贝恕对⑸郊坊颉夺陨郊?,今已亡佚。另有陳振孫《直齋書錄解題》著錄吳興沈仲盫《寓山集》三卷,《文獻通考》卷二四五記作三十卷,亦不見傳世。后世文集題署《嵩山集》者有兩種,作者皆非陸經?!端膸烊珪偰俊肪硪晃逅闹涥苏f之《景迂生集》二十卷,提要云:“有別本題曰《嵩山集》,所錄詩文均與此本相合,訛缺之處亦同,蓋一書而兩名?!鼻逋跏康潯?a href=http://guji.artx.cn/article/20424.html target=_blank>居易錄》卷一,著錄“宋刻晁公盬《嵩山集》五十四卷?!贝恕夺陨郊份嬋胛臏Y閣《四庫全書》,今傳于世,然與陸經毫不相涉。

頁碼1 2
更多
紐新優品
斗地主50提现金手机版